探寻水浒遗踪——东平湖、腊山

2014-08-25 14:55:01作者:大众网综合

    周日,我们一家七口人,一辆商务,早晨六点半出发直奔东平湖。因为路不熟,将近九点时,来到东平湖畔的腊山脚下。

  腊山濒临的东平湖,是山东省第二大淡水湖,水域总面积627平方公里,其主要的旅游卖点是“《水浒传》中八百里水泊唯一遗存水域”,进而主张自己是“水浒故里”,也因此招来了东平县和梁山县谁为水浒历史正宗的争执。为了搞清东平湖的真实身世,我仔细地在网上搜索了一番,绝大部分介绍东平湖的文章都如出一辙,终于找到丁永林先生所著《东平湖水库的历史沿革》http://www.dongpingren.com/thread-15453-1-1.html,行文严谨,论证扎实,帮助我对东平湖有了一个较为客观的了解。今天的东平湖确实同古梁山泊有着一定的地理渊源,但北宋时期水浒英雄们呼啸山林的八百里水泊核心位置,应还是在梁山县境内。

  但不管怎样,既得湖光山色,总是风景独好。东平湖借助这一汪碧水大作水浒文化旅游文章,已在沿湖开辟了水浒山寨水寨、水浒影视城、祝家庄、昆山等一应景区,还把湖中的土山岛更名为聚义岛,并接拍了新版《水浒传》,大有不是梁山胜梁山之势。所有这些,对于无水可言的正牌梁山来说,都只能干着急。

  从腊山下来,我们准备进湖。路边不少揽活的渔家,去水浒山寨水寨的话150元一条船,时间不限。后来有一家住在顾庄的妇女要价一百,又答应带我们去买些正宗的湖产。但她一直怂恿我们去另一个不需要门票的地方,说同样很好玩。从她家屋后,可以直接上山,不过要钻过一人高的铁丝网。

  我们决定去那儿,就上了顾家的渔船。船在成片的围网中穿行,有些阴天,省去了骄阳的暴晒,远山朦胧,只见淡墨般起伏的轮廓。时而路过渔人在水中搭起暂歇的小屋,时而惊起一群水鸟乱飞,湖风阵阵,好不爽快。

  但这爽快没有持续多久,船在一片仿古建筑前靠岸,却发现游人杳无。原来这里是还未完全成型的昆山景区,当然不用门票,却不是六工山的水浒水寨山寨。同那开船的争论一番,那人只说这就是先前说要到的地方。六工山跟这里方向相反,要去,一百五。游兴顿减。

  回到岸上,在开始谈价的妇女那里,当然也争不出个所以来,最后给了她八十元了事。从头到尾想来,他们这里距离昆山比六工山近许多,于是绕来绕去,一定会拣近的去处,反正都是空口无凭。所以朋友们再去,一定要说清楚是六工山的水浒水寨。

  已过正午,就到码头附近觅食。东平湖自然以湖产为主,我们选了家离码头稍远门口停了不少车的饭店,套餐88,有鱼有虾,又加了两个菜。人多,上菜很慢,最后统共100元搞定。虽说味口一般,但不求吃好,却能吃饱,这价格也着实便宜。

  时间已经不早,我们还要去梁山,就此沿岸堤西行,回到220国道,这才发现,走这条路进腊山比来时的要近许多。来的时候,我们路过了这个路口,路边的旅游指示牌只是标明去“昆山景区”,前面不远就是“银山镇”的标牌,当时我们继续向前,在银山镇里循着腊山的指示牌走的。现在看来是绕了一个大圈。

  我是第一次来梁山。一直以来的印象就是一个历史遗迹全无的秃山,没什么看头。到了景点前的广场一瞧,还算整洁规矩,心中就有了一些变化。门票60,同程价42,到财务室购票,发现自己的信息已经在办公桌上的同程网门票预订表格里。泽泽的姥爷已经退休,可以享受老年人半价优惠,同程是可以多订少取的。我们一行中三个人或刚来过,或晕车的厉害,就在广场上歇息了。

  进的“梁山寨”门,是一溜的宽阔石阶,没走多久,就到了水泊梁山广场。这里最大的看点,就是舒同先生题写的“水泊梁山”摩崖石刻。舒同先生是我党著名的军旅书法家,曾主政山东,中国书法家协会首任主席,其字师法颜真卿,兼蓄诸家,又融何绍基之味,自成一格。因其人地位显赫,其书又特点鲜明,后来从者甚众,拥为“舒体”,现今已成电脑字体之一,广为流布。

  广场临近的宋江战船,不土不洋,不今不古,有些煞风景。从武松鲁智深石像拾阶而上,不久就进入了上山的缓坡,路边林木虽称不上十分地茂密,却无光秃之感,竟显得有些静穆。过断金亭,临马道。这段路面全用大小不一的石块仿佛随意砌成,疏朗有隙,宽可容两马并行,游人乘马上下,领略绿林行马的乐趣。过分军岭,翻过一个小山头,便到了进山咽喉所在——黑风口,有黑旋风李逵在此守候。那厮跨步挺身,提板斧,怒目圆睁,真真儿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旁有黑风亭可做停息,民间艺人还为游客们准备了山东琴书唱段。作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山东琴书的助阵,也为梁山旅游增添了不少的乡土文化味。

  终于登上了极顶,一面杏黄大旗迎风招展,“替天行道”四个大字赫然其中。这是水浒的主旨,朝廷昏庸,忠奸不辨,民不聊生,才引得英雄豪杰聚啸山林,杀富济贫,为政一方。这“替天行道”的壮语里,既有豪情,又有无奈,可以痛快一时,却无法享用一世。即便如此,官逼民反的历史逻辑法则仍被一次次验证,水能覆舟的道理更值得历代执政者警醒和深思。

  聚义厅的匾额,直接从电脑字库中取来,失去了应有的独立性,如果武中奇先生在世,请他题写这几个字,应很合适。聚义厅粗犷宽阔,庭院两侧摆放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兵器,俱是铸铁而成,厅内高椅长桌,每张椅后都树立着好汉的诨号和名字,荡出一股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情。

  进聚义厅前,有工作人员验票,在上面再打一个孔。这是防止逃票的游客,拿着别人的票进去。我们的下山之路,就无意中探寻到了无票上山的路径。

  我是不喜欢走回头路的。从导游图上看,也有一条路通往左军寨,从那儿下山出门。在黑风亭旁边确实有条岔道,问了人,说是去点将台,也就是左军寨方向的。往下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有导引牌,向上是分军岭,向下是左军寨,向前没指示。我们向下走,下山嘛,大方向是不错的。后来证明,导引牌错了,向前才是左军寨,向下就是下山,大方向当然不会错,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一下,就下到了后山,离寨门越走越远。

  到山脚,回身看有块石质提示:您已进入梁山景区,请购票云云。我们没理他,再往前走,却一头闯进了密密矮矮的杏树林里,石块垒的不足一人高的围墙,把各家的杏林隔开,路上也铺满了碎石,探身望去,竟没有边际,农人们或聚在一起攀谈,或在林间摘果劳作,跟通常的农田农舍截然两样,别有一番情趣。其间问过几个长者和孩童梁山大门的方向,都说不远。直到走的不短路程,还在杏林里转,心里没了底,又问一位提着兜杏的老者,详细交流之后,他惊讶地说,我们的方向反了,要到进山的大门,须重新上山才行,而从这里就算走到村口,也还不近。他说村口外的大马路是东外环,这里,唤作杏花村。好不赖的名字。老者要给泽泽几个杏吃,我们礼貌的回绝了。

旅游专题

更多 >
漫话山东

旅游资讯

更多 >
济南元素开启“水·土交融”双城祭

旅游攻略

更多 >
出境享花样温泉!国外这些著名温泉值得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