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穿过雪茄的烟雾,沉沦浓情加勒比

2016-11-30 09:42:06作者:

  

  这两天,一个国际大人物的去世成为头条。他就是传说的“不死鸟”,缔造了一个神奇社会主义国家,与美帝横着竖着抗争了一辈子,神一般存在于世的古巴精神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

  

  尽管切·格瓦拉和卡斯特罗曾经存在政见上的不一,但不影响他们同时作为精神标签出现在现代商品上。

  古巴是位于北美洲加勒比海湾内的岛国,离我们有点远,但是,因为同属一个社会主义阵营里的兄弟,所以,天涯若比邻,教人会下意识地留意那些似曾相识的景象。

  

  高颜值的切·格瓦拉为他神一般的画像增添了无限魅力。

  2011年,我呆在古巴加勒比海最著名的巴拉德罗(Varadero)海滩度过一周蓝天碧海的假期,其中一天时间游走了首都哈瓦那。时间匆匆,但若干年过去,当看到古巴与美国复交和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时,却仍对这个破烂与灿烂并存的国家记忆犹新,重新收拾出镜头里的画像。脑海中过滤得最多的,便是大街小巷里如同古巴精神图腾的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头像,以及泛着光泽的如象牙粉末般美妙的巴拉德罗沙滩。

  

  哈瓦那:也说丛林游击战,也说女人大腿卷香烟

  哈瓦那是古巴的首都,也是拉丁美洲著名的现代化城之一,地处热带,四季宜人,有“加勒比海明珠”之称,同时也被称作加拿大和美国的“后花园”,游人众多。

  

  从巴拉德罗去哈瓦那途中,眼前掠过海域上有很多钻井台和污水处理等大型基建,都打着大大的中国公司援建字样。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开始于1962年,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签署了对古巴实行禁运的法令,所以国内物资非常贫乏,不过,这种制裁似乎对卡斯特罗和其弟弟的政权稳固没有太大影响。事实上,2011年的古巴已经逐渐自由化了它的计划经济体制,同一个酒店服务员聊起,他说他们的房屋开始可以自由买卖了,相信将来市场开放度会更大。市面上也随处可以见到辨识度较高的美帝产可口可乐,我特意尝了古巴本地产的可乐,价钱和口感好像同美帝的牌子没太大区别。

  

  古巴人主要是西班牙移民和黑人、印第安人为主,以西班牙语为官方语言。

  

  1492年哥伦布航海到古巴,古巴很快沦为西班牙殖民地,1898年美国占领古巴,后成立古巴共和国,之后便是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所带领的游击队与美国和当时的政府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游击战,直至1959年古巴成立革命政府,卡斯特罗随后宣布进行社会主义革命。

  

  

  在哈瓦那老城区大街小巷中保留下来的,大多数是西班牙时代的古建筑,市中心的地标国会大厦是美国统治时期的政府办公大楼,整个外观形似美国白宫,如今人去楼空,楼顶飘扬着古巴的红蓝白三色国旗,遥望着这个正历经另一场变革的国家。无论是广场、教堂,或是民居,阳光下展示着斑驳和破落,如同雪茄的烟雾在眼前飘过,朦胧不清亮。

  

  

  

  街上人声熙攘,没有玻璃窗的公共汽车塞满了汗流浃背的人,古风装饰的马车吆喝着游客,呼啸而过的老爷车发出隆隆的马达声,既古色古香而又丰富多彩,据悉这些都是50年代美国的老牌福特、雪佛兰等汽车,修修补补一直用到现在。当那紫罗兰或玫瑰红的艳丽敞篷车在灰色的街道上一闪而过时,仿佛穿越了时光,却显得特别的拉风,犹如拉丁人流淌着的野性血液,无奈中充满着生活的激情。

  

  

  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最触目的莫过于印有切·格瓦拉头像的衬衣、帽子、杯子、坐垫等,这个曾是80年代摇滚青年追随的灵魂偶像,有着一张好莱坞明星般帅气的脸,他戴着别有一颗红星的贝雷帽,嘴叼雪茄烟,义无反顾地凝视前方的经典形象不仅是属于古巴的,更是全球文化消费的符号。新华网曾经有篇文章评论道:一个去世的马克思主义革命战士,成为了炫耀性消费的典范,他的标志性头像成为“波普形象”和“版画图章”,并被人们长久怀念。传说中,古巴最好的雪茄是在姑娘大腿上卷出来的,臆想一下,当男性的荷尔蒙与艳情的带着女人体温的大雪茄一同被他带进热带丛林的枪林弹雨中,那是何等的一种血色浪漫!也许正是这种乌托邦式的想象,让人们对那个时代的迷恋附会到穿上一件印有他头像的衬衫上了。这,便是古巴带给旅人痴迷的诱惑力。

  

  

  

  巴拉德罗:从天堂上遗落的明珠

  细长的巴拉德罗海滩可以说是整个欧美国家的度假天堂,粉白色的沙质如同象牙粉般让人感受到温柔和舒缓,使它位居世界七大海滩之一,即便是美国西岸和地中海的风光都无法与之匹敌。

  

  

  

  巴拉德罗虽然距离首都哈瓦那只有两小时的车程,但却是一个封闭的半岛,只接待外国人,与岛外可以说完全是两个世界。岛内使用的不是本地货币,而是像我们70年代初那种代用券,与美金的兑换率是1:1。整个长型的海滩建满各种星级酒店,每家酒店均面朝加勒比海,而各家都划有界限,住客们只能使用所住酒店的海滩范围。酒店的房价一般是包含一日三餐了,越高级的酒店,餐厅的种类就越多,只要你吃得下,一天之内可以换着多家餐厅不停地吃。

  

  那一年的我,短暂游离于烦嚣而堕入这个天堂中。

  

  

  

  于我而言,最有吸引力的不是吃,也不是各种各样的水上运动,而是安静地坐在沙滩上,随意挥霍着这一周的日与夜。我到过许多的沙滩,但现在回想起巴拉德罗的那些日子,仍然有一种无法忘怀的深刻的赞叹。

  

  

  自晨曦出现到夕阳西下,这里的海水随着阳光的折射变幻出层次分明的色彩,从粉蓝、到孔雀蓝、过渡到深宝蓝,在摩托艇、小舢板、风帆船的冲击震荡中,层层叠叠的金光与银色的浪花相互荡漾交替,象牙色的沙砾绵软轻柔,让人忍不住抓一把摩擦肌肤,各种肤色裸露在烈阳下,与椰棕黑白轮廓的倒影重叠在一起,伴随着自由奔放的古巴音乐,让人不可抗拒地沉沦。傍晚时分,落霞在天边挂满了橘红,大色块地,欣然跳跃,无数的剪影更迭涌现,我想,对于这种感觉的最佳表达,莫过于镜头。

  

  

  

  

  

  神奇的、不屈的、浓烈的,无论是色彩、物产、文化、精神,这是我对古巴的全部诠释。卡斯特罗带走了一个伟大的时代,但相信他坚硬的灵魂仍然会支撑着这颗美丽的加勒比明珠。

(来源:网易旅游 编辑:王云晓)

旅游专题

更多 >
漫话山东

旅游资讯

更多 >
泉城欧乐堡:万圣节开启迷失英伦城的“惊魂之夜”

旅游攻略

更多 >
醉美金秋金山岭 恍若梦中古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