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历翼云山柜族部落 历史的记忆现代的气息

2016-08-05 18:40:42作者:商登贵

  

  正值暑热难耐之时,应友人之邀,前往的“柜族部落”休闲度假村游玩。

  柜族部落,坐落于枣庄市山亭区的翼云湖畔。听上去以为是贵族部落,心里不免犯嘀咕,本来无比高尚又尊贵的一个词儿,早已经泛滥得令人望而生畏。及至看见度假村的标识,不禁恍然大悟,原来,听觉和意识同时犯了错误。“柜族部落”,也许只有“柜族部落”才能想到。这实在是一个创意加创新的创举。

  度假村里,从山门到接待处,从湖畔码头到客房,从餐馆到咖啡厅,从水上高尔夫球场到各色花坛……无论大小巨细,全都由集装箱部件构成。横的竖的,套装的,单列的,或隐于高粱菜架丛中,或凌驾于溪流之上;群聚的,独处的,无不随山形而巧设,就地势而安排。柜里世界,更是东方生肖与西方星座一应俱全,相映成趣。古典的,现代的,中式的,欧美风情的各种元素琳琅满目,不胜枚举。而且,全都力求既打破常规思维又合乎生活和情理逻辑,既抽象简洁又具体大方,既有田园旷野之氛围又不乏家的可人与温馨。设计者的奇思妙想,真可谓应物象形,极尽变幻莫测之能事。因此,每到一处,都有一种意想不到的理由和惊喜吸引你的目光,留驻你的脚步。总有一处天地、一个私密空间于你的心灵相呼应。倘若不是身临其境,谁也不会想到这些曾经四海游荡过的冷面器物,其内心世界竟然可以装点的这般诗情画意。曾经的集装箱,不仅容纳过大大小小的祈愿和无以复加的利润,如今还足以盛放人们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和对于未来的无限憧憬。这确实是一个充满幻想的载体,当你置身其中,你不妨以想象的姿态聆听五洲四海的声音,复原各种语言的传奇。除了浪漫的想象以外,放下俗世生活,这不正是一个个理想的禅悟之所在吗?套用一句偈语形容,正是:一柜一世界,一箱一天堂。但愿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朋友们,于生活于事业于人生都能有所参悟。


  吃喝绝对不能含糊,柜族部落更是精益求精。据说供客人们品评的雪鱼、牛扒,全都从国外定制,然后空运青岛,再由专车配送而来。另外还有精制的枣庄菜煎饼,枣庄辣子鸡、珍珠鱼丸、农家小豆腐、煳粥、香菇豆沙包等等特色风味。只要胃口好,就可以尽情地大快朵颐。

  与柜族部落相邻的石头部落,是一处现实版的民俗风情游览地。石头部落真是把石头的作用挖掘和利用到了极致。我们几乎没有见到石头以外的建材和用具,就连屋顶也用石片铺设而成。在那里,一切都是就地取材,什么都离不开石头。叫做石头部落,真是名不虚唤大快朵。方兴未艾的民俗游,使得农耕时代让山民们无奈的石头,给他们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他们真正成全了靠山吃山的梦想。

  在石头部落里,让我们引以为奇的是,这么高的石头山上,走到哪里,都有林荫和泉水伴随着你的脚步。而且许多山民都掘石为池,栽培了荷花,亭亭荷盖,妖妖荷花,清香扑鼻,养眼,怡神,恍若置身于江南水乡。

  行进间,始料未及的是,我们竟然与张锦湖纪念馆不期而遇。原来,大名鼎鼎的张锦湖是翼云山下沈庄村人。张锦湖自幼习武,后加入青帮,并在家乡设馆授徒。辛亥革命爆发,张锦湖率部投奔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军。在三日未克南京的情形下,张锦湖自告奋勇率精兵千人,于七日内破城,立下赫赫战功,并于1912年护送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蒋介石、黄金荣、杜月笙、韩复榘、卢永祥、胡兰成等众多军政、工商界著名人士曾先后拜他为师。1923年,张锦湖曾成功地化解了震惊中外的“民国火车大劫案”。1925年,张锦湖60大寿,蒋介石为其撰写寿联一幅,“军界宿星,帮会元魁”。此后,张锦湖便有了“帮会元魁”的美称。1926年,张锦湖参加北伐,蒋介石任命他为军事顾问。1936年,蒋介石拜托张锦湖北上济南,规劝韩复渠不要接受“韩土条约”,并阻止了韩复渠投靠日军。张啸林投降日寇之后,无恶不作,是张锦湖首肯对其施行了暗杀。1937年,因不满蒋介石的统治,张锦湖弃官隐居。抗战爆发后,张锦湖留滞于上海法租界,他依然为民族解放事业献计献策,并积极捐款,募集大批物资,支持抗战。1944年张锦湖病逝于上海,享年80岁,为他传奇的一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纪念馆内陈列了大量珍贵图片、文献资料和张锦湖在家乡使用过的物品。


  第二天一早,我们去爬翼云山主峰。尽管翼云山海拔只有620多米,但在鲁南群山之中已经是鹤立鸡群,属于最高峰了。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据说翼云峰日出可与泰山日出相媲美,事先我们都不知道,到达山顶已经日上三竿,这便注定了要与一场壮丽的日出擦肩而过。


  关于翼云山,当地人说,是二郎神用秫秸杆儿和朴山一起挑来的。在我国民间,许多地方的自然奇观都有着与之相关联的神话故事和美丽传说。而翼云山的故事让我们觉得,到底是山太轻还是秫秸杆儿过于壮实了。由此看来,传说没法进行推敲。不过,这个故事太过牵强,让人难以置信。不管怎么说,我们只要知道翼云山与天神有关,是有来头的便罢了。

  我们驱车到达翼云山西峰之下,开始徒步上山。沿途有大片的核桃树、酸枣树和花椒树,眼下正是果子繁盛的成熟期,一派丰收在望的喜人景象。山坡上,更多的是柏树,树上也都结满了青绿色的柏子果,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山风过处,柏树散发出浓浓的药香,醒脑开窍,不禁令人精神倍增。山道边还有一丛丛一簇簇的火炬树,尉为壮观,给人以激情和青春的召唤。各色夏花也都竟相开放,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味,让人忘记了炎炎暑热和登山的疲劳。

  山上景点无数,基本上属于原生态。仅有的几处人文景观,也都毁损严重,有待维修或者进行新的开发。


  翼云山西峰周遭危崖耸立,如刀削斧斫。峭崖壁下有一条较为平坦的通道,直达东峰脚下,让人联想到泰山上的快活三里。

  我们一行即将到达东峰之巅时,看见一位老人,从东西两峰之间的鞍桥处攀爬上来。不到一刻钟就赶上了我们。在36度高温之下,老人拾级而上,步履轻捷,虽然略微有些喘息,但比我们的速度快了许多。与我们擦肩而过时,问及老人的年龄,他说八十二岁了,是山上的护林员。我突然想起,在山下沈庄村问路时遇到的那位八十六岁的老太太。当时老太太正在山坡上割青草,说是家里喂着山羊。我很是吃惊,八十六岁还能劳作,背着一大箕子草,依然步履稳健。护林的老人说,俺这里有年纪的人多的是,我还算是年轻的。以此可见翼云山生态环境之一斑。这里也真可谓是个名符其实的长寿之地了。

  护林的老人在翼云山顶上已经住了十五个年头了,只要山下没有红白喜忧事,他和老伴轻易不下山。言外之意是说,保证山上无事,就是他们老两口天大的事。我们指着山顶上的建筑物,向老人请教。老人家边走边说,山顶上的了望楼是上世纪七十代修建的,当时有驻军,后来撤走了,岗楼也就废弃了。而那个40多米高的铁塔,是用于传播电视信号的。这些建筑虽然使翼云山凭空增高了许多,但不免让人觉得,就像许多女孩子头顶上高高的发髻,高过了头,就不那么协调。老人家说,东西两座山上还有金銮殿、观音洞、挂山撅子、吊桥、仙人台、银锥等许多景点。

  由于西峰不易攀爬,加之时间紧迫,我们才放弃了西峰之行,直奔东峰而来的。老人说上世纪全国解放前后,翼云山上依然时有土匪出没。旧中国时期,这里是民众结寨起义、躲避官军的大本营。多次遭受打击之后,所剩残余,便落草为匪。时至今日,许多营垒依然残存,向游人昭示着过往的乱世风云。

  老人说他每月有千把块钱的政府补助金,他说,什么叫多少,只要心里满足,什么都不觉得少。心,不平,不静,不满足,不乐观,给你千千万万,也在山上呆不住。就拿吃饭说吧,有几个人能从山珍海味里品出人生况味,又有几个人因此吃出了健康,更别说像我这样整天粗粮杂菜的了。说着他就像个天真的孩童一样乐呵呵的笑起来。

  灌木丛中不断现出一些美妙的花花草草,因此我们走走停停,有人欣赏,有人拍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远远地落在老人身后。对于这位老人来说,我们的到来实在不能成为耽误他巡山的理由,不一会,老人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一行上到山顶时,护山的老人看样子已经做完了应该作的事情,悠闲自在地坐在崮边上四处放眼。是的,放眼。不是放牧,不是放风,不是放歌,是放眼。

  当我们环顾四周的景致时,只能用杜甫的两句诗来描述,正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特别是翼云峰以南的群山之间,云海弥漫,峰峦若隐若现,如同仙境,赶上这道美景,算是缝补了错过日出的缺憾。由于地形限制,面前的岩石挡住了视线,山下的翼云湖只能望其冰山一角。而柜族部落和石头部落的大部分也都被遮蔽了。我想,虽然翼云山、翼云湖的名字都与翅膀和云有关,但是它们原本不是想飞走的,千百年来,它们就像一对情侣,长相斯守,难分难离。这时,我不由自主地有种冲动,诗是作不出来的,喊几声又不能释放内心的情绪,遂吟出几句打油诗,聊以自慰:翼云山下翼云湖,水光山色迎柜族。才了五洲四海愿,又集地北天南福。

  这时山下打来电话,等着我们乘游船到翼云湖上观光。大家放下疲劳和叹息,匆匆返回。


  游船启航,凉风习习,水声潺潺,四面青山,一湖绿荫,燕子点水伴飞,游鱼冲浪随行,时而有那好奇的鱼儿,猛然蹿出水面,闪着银光,打一个漂亮的空翻,溅起一片水花,无端地给我们增添了几分惊喜和乐趣。

  现在湖水的最大深度有二十七米。由于环湖没有工业园区,加以山林保护得力,翼云湖水质之好,真是少见之又少见之。

  在这里,除了乘游船和快艇之外,还有水上高尔夫球、垂钓等娱乐活动,如果依然不能尽兴,还可以骑上多功能自行车进行十五公里的环湖健身锻炼。

  据说,可能会更多的部落入驻,我猜想,也许是水族部落、高山部落、穴居部落、崖壁部落什么的,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客人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方式亲近自然,也一定能够得到更加丰富的生活体验和人生启迪。

  我总觉得,要了解一方民风民俗,仅凭翻阅地方史志有些教条,进民俗馆参观似乎缺失了生动,走马观花地赶大集略微显得浮浅。我以为,唯一不可或缺的途径便是走进民间,直至深入民心。

  就像我们走进鲁南,把大路走完,登上翼云山之巅,站在鲁南的制高点,俯瞰千山万豁,才知道高度的意义。就像护林的老人,放下名利,天人合一,才能获得释然的人生要义。

  就像我们走进石头部落,沿着石路,走进石屋,走进山民石头一样倔强的性格和内心,这时,你才知道什么叫做民以石为天,民以石为生。你也才知道,适当的时候就可以像石头一样像张锦湖一样,展示你的本性。

  就像我们走进柜族部落,走进货柜,走进这游历过大洋大海的长者一样的内心,这时,你才能领悟什么可以装载,什么时候应该装载,什么必须放弃,什么时候必须清空。人,就得像这退役的货柜,只有清空,才会成为安妥灵魂的庙宇。

旅游专题

更多 >
漫话山东

旅游资讯

更多 >
济南元素开启“水·土交融”双城祭

旅游攻略

更多 >
出境享花样温泉!国外这些著名温泉值得一去